来自 中国历史 2019-07-08 14:5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太阳集团娱乐 > 中国历史 > 正文

遵守岗位、舍生取义的张巡

雍睢保卫战()——中国历史上最残酷最感人最传奇最有争议的城池攻坚战,安史之乱的关键转折 战争概述:天宝十四载,唐帝国三道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十五万发动叛乱。久未经历本土战事的唐帝国军队最初节节败退,叛军占领了洛阳及长安,中原大地一时 生灵涂炭。在危难之际,人微官轻的张巡、许远等人在雍丘、宁陵、睢阳与叛军展开了长达两年的殊死搏斗,以数千兵力与敌百战,歼敌数十万,上演了一曲乱世悲 歌,并有力地阻止了叛军的南下,成为了安史之乱的关键转折。 将帅星数: 张巡 许远 南霁云 雷万春 精彩星数: 政治影响星数:★★ 综合星数:4.5★☆ 战争类型:围战——中国历史上最为精彩也最为残酷的围城战,一切的围城计谋,在一群将生死与国家命运进行捆绑的血性男儿面前,无解。 战争深度解析: 一片死寂的睢阳城头,竟然飘出了肉香。 睢阳城上仅存的士卒,每个人都冷冷地盯着城头的那锅肉。 “都愣着干什么?过来吃!不吃,拿什么来打退明天安贼的进攻?”张巡嘶吼着。扯着脸上的伤迹,文弱的脸变得狰狞。 还是没有动静,南霁云看着近似疯狂的张巡——这位开元末年的探花。南霁云将脸埋入宽厚的双手,掩盖着痛苦和绝望,却无法止住那顺着指尖流出的泪。 张巡说,我带头,走到锅边,捞出一块肉大口地往嘴中送,吃得狼吞虎咽,吃得眼冒泪花。 肉,小妾的肉,曾经和张巡恩爱缠绵的女人,张巡的剑刺入小妾虚弱的身体时,女人在他耳边喃喃地说生是你的人、死做你的肉,那是怎样的一种疼痛! 张巡看着远方的写云,知道他的身影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原罪席上。 张巡有选择吗? 传说中的狼烟与马蹄,中原的百姓已经一百二十余年没有见过。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最闪亮的一个时代,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华夏民族都在这个时期站在了世界的最高峰。 而从繁花似景的盛世到遍地烽火狼烟,仅仅需要打一个盹的功夫。 对来说,确是如此。 二十多年的文治武功,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李隆基做到了一个杰出的君主所能做的一切。 做几年好皇帝容易,做一辈子好皇帝难。 也许怪李隆基活得太长。 对于治理江山,李隆基有些审美疲劳,所以初期频换的相位,也一下让李林甫连续坐了十九年(、宋、张说、张九龄等人真没遇到好时光)。此君在位,把大唐的政局搞得一地鸡毛。安禄山后来能崛起,李林甫的功劳很大。 审美疲劳的李隆基很快找到新的人生寄托——爱情。 一个倾国倾城的二十二岁的绝世美女与一个年近六十的老者有真正的爱情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是皇帝,痴情的皇帝。 位列中国四大美女之一的杨玉环不是一个权利欲望很重的女人,正史中没有任何她参予大唐帝国权力斗争的记录,她安静而舒畅地享受皇帝给予她专一的特权和宠爱。 而她的亲属们会主动替她收割她与皇帝缠绵爱恋后的其他果实。 杨氏的政治代言人是杨国忠。杨国忠倚仗裙带关系,权势倾天,一度身兼四十余职,在李林甫死后任宰相。与李林甫相比,杨国忠连口密腹剑的本事都没有,继续将天宝时期的朝政搞烂到底。 盛世背后隐藏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土地兼并问题日益严重,耗资巨大的边事也频频不利:怛罗斯之战,天宝第一名将高仙芝被大食人打出了中亚;三征南诏均告失利,损兵二十余万;安禄山征讨契丹,亦以失利告终。 比边事不利更严重的是边将的坐大。随着朝政的腐败,对手握重兵的边将也失去了节制,边将十几年不换防,趁机坐大。 安禄山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迅速崛起。 安禄山是混血儿,其父为中亚昭武九姓中的康姓胡人,其母为突厥人,后来其母改嫁一安姓突厥将军,安禄山由此姓安。 三十岁前的安禄山还只是一个投机倒把的精明小商人,顺便也干点偷鸡摸狗不要本钱的活。 有一次小偷安禄山胆子忒大了点,竟然去幽州偷部队养的羊,被当场抓获。当时的幽州节度使张守本准备将这个偷羊贼打死,安禄山却说了一句“大夫不欲灭 奚、契丹邪!奈何杀禄山?”张守觉得这个胖子胡人口中吐出这样文雅的措词,还真有点文化和见识,不但放了他,还让他在自己手下效力。 十年的时间,安禄山就从一个偷羊贼变成了大唐平卢节度使,其爬升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之后又相继担任了范阳、河东节度使,掌控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兵力,成为了大唐帝国军界政界第一红人。红得连国舅杨国忠也眼红。 安禄山的拍马屁功夫确实到了极致,曾经英明一时的唐玄宗被他哄得团团转,就连后来杨国忠天天在他耳边唠叨安禄山必反,李隆基也还依然固执地认为,那个安胖子是忠臣,大大的忠臣。 天宝十四载,胖子安禄山收起了他的笑脸,十一月八日,安禄山率三道兵马,又征调了部分同罗、奚、契丹、室韦人马,总计十五万,号称二十万,扯起了反旗,向南杀来。而此时的李隆基,还在华清池与美女洗鸳鸯浴。 此时看似无比强大的大唐帝国显示出真实的脆弱。百年未经历大规模内战,使唐政府中原地方军队在叛军面前显得不堪一击,陈留、荥阳等重镇轻易就被叛军占据。安禄山仅用了三十五天的时间,就占据了大唐的东都洛阳。 攻占了洛阳的安胖子此时显露出了他一个政治暴发户的本色,没有趁唐帝国立足未稳的机会扩大战果,继续西进,而是迫不急待地在洛阳称帝。这给了唐帝国喘气 的机会,各道援兵开始聚集长安,封常清与高仙芝退守潼关。与此同时,安禄山的大后方也后院起火,平原郡太守与常山太守颜杲卿兄弟联兵抵抗叛军,一度 收复了河北十七郡。、李光弼出兵井陉,灭叛军四万。而河南方面,一个小小的县令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以极少的兵力阻截着叛军南下江淮的路。 那就是张巡! 张巡,河南南阳人,少时家境良好,博览群书并过目不忘,倾财好施,在开元末中进士。 张巡因为为人正直,不肯攀附李林甫、杨国忠之流,官运一直不顺。初为太子通事舍人,后外放,任河北清河县令。在清河,张巡干得很好,但还是升不了。在清河当了十三年县令后,在天宝十四载,平级调任真源县县令,继续干七品芝麻官。 在真源,张巡压豪强,抓治安,治下民居业安,很受爱戴。 安史之乱爆发,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叛军,很多没有打过仗的政府官员慌了神,不是逃跑就是投降。天宝十五载正月,安禄山手下大将张通晤率兵进犯河南,相继攻 克了宋、曹等州。张巡的顶头上司谯郡太守杨万石看叛军势不可挡,准备举郡投降,并委任张巡为长史,迎接叛军。 杨万石的指令传到真源,张巡率全城百姓到帝庙哭拜,然后宣布起兵讨叛。 真源是个小县,张巡筹集到的人马很微薄,仅千人。 张巡带领这一千人马到雍丘与反抗叛军的单父尉贾贲会合,入驻雍丘。 雍丘是洛阳通往江淮地区的要道,叛军要南下江淮,就必须占据雍丘。 原雍丘令令狐潮早已投降叛军,后被贾贲赶跑并将其妻女杀死。令狐潮后率兵攻打雍丘,贾贲战死,张巡被奉为主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张巡多次击败叛军的进攻。 至德元载,令狐潮、李怀仙、杨朝宗、谢元等叛将率兵四万再来争夺雍丘。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张巡沉着冷静,在坚守雍丘的同时,常常果断地出兵袭击,展开袭扰,坚守雍丘六十多天,大小三百余战,带甲而食,裹伤再战,最终将叛军击退,歼敌两千余人。 此时各路战事都朝有利于唐军的方向发展。唐玄宗虽然错杀了当时的第一名将高仙芝,但是继任的哥舒翰继续采取了高仙芝固守潼关的明智之策,使叛军在潼关面 前无法再西进一步。郭子仪与李光弼在河北接连大败史思明部,而叛军东进、南下又被张巡和鲁炅阻于雍丘和南阳。 然而唐玄 宗又一次出昏招,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弃潼关天险不守,强令哥舒翰出兵迎战安禄山,结果在陕西灵宝被安禄山部下大将崔乾裙所败,二十万兵马几近全军覆灭,主 帅哥舒翰被俘,不久为安禄山所杀,潼关失守。唐玄宗逃往蜀中,在途中发生了兵变,李隆基从此失去了他的江山,还有爱情。 长安被叛军所占领,李光弼、郭子仪等人也被迫退入井陉。 势孤力单的张巡部所迎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困境。 令狐潮再度率军围攻雍丘。 张巡用一个又一个的妙计良策解决着雍丘的危机,声东击西,草人借射,包括不太讲信用地让令狐潮退兵取柴,这样边耗边战,又坚守了雍丘近四个月的时间。 安禄山的叛军见攻克雍丘无望,于是在雍丘以北设置杞州,准备对雍丘长期围困。 张巡见孤城难守,敌人一旦合围,就难以逃脱,便在敌人未修好营垒之际,组织了一次漂亮的反击战,歼敌近万后撤离雍丘退守宁陵。 在宁陵,张巡与睢阳太守许远联合,大败杨朝宗。 在甘肃即位的唐肃宗任命张巡为河南节度副使,指挥江淮方面的作战。 而安禄山也在至德二载正月被其子安庆绪所杀。安庆绪在洛阳称帝,将进攻的焦点转移到太原与睢阳。 至德二载正月,安庆绪派尹子琦、杨朝宗率十三万大军进攻睢阳,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求救告急,张巡决定舍宁陵救睢阳,两人合兵睢阳。 张巡、许远的兵力合起来不到一万,而对手则是十三万大军。 第一阶段,张巡同样采取了坚守之余主动出击袭扰的战术,相持十余天,灭敌近二万。 第二阶段,随着守城兵力的减少,张巡决定擒贼擒王,射杀尹子。他让士兵用蒿草作射头,射向叛军,让叛军以为城内已无射矢。尹子琦中计,放松警戒,近城督战,南霁云一箭射中尹子琦左眼。唐军出击,几乎活捉尹子琦,叛军再一次败退。 七月,尹子琦。此时的睢阳守兵不足千人,已成一座孤岛,粮食补给又跟不上,而睢阳附近的唐将许叔冀、尚衡、贺兰进明,皆拥兵不救。张巡派南霁云 突围求援,尚衡拒绝发兵,贺兰进明不但不发兵,还想将南霁云留为己用,南霁云气愤之下咬断自己的一根手指后愤然离去。南霁云到广陵、真源一带收罗步骑三千 余人而回,与叛军大战后,入城仅千余人。 十月,尹子琦的叛军终于攻陷了睢阳。爬上城楼的叛军发现,仅剩的四百余睢阳守军全都已经饿得爬不起来了。 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将被俘,无一投降,均被叛军所杀。张巡是年四十九岁。 张巡等人以数千之众,在雍、睢一带坚持抗击叛军长达两年,歼敌近十万,使得唐朝财赋主要供应基地江淮地区得以保全,为唐军最后组织反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 张巡: 浴血睢阳的张巡成为了大唐所敬仰的英雄,唐政府在大中年间就将张巡、许远、南霁云的画像置于凌烟阁。而在民间,张巡则被百姓所神化。据说战死于睢阳的张 巡殉国时身首分离,芮城、邓州和睢阳三地百姓皆为他招魂而葬。他被追封为“通真三太子”。而至今,关中地区仍然祭祀他为孝王,东南亚一带的海外华侨地区仍 然有张巡的祭庙。 然而张巡身上却拥有着无法抹去的历史“污点”——吃人,这是中国史料中记载不多的名人食人事件。张巡许远困守睢阳孤 城,外无援兵,粮草耗尽,城中草皮树根皆食尽。于是睢阳城人相易子而食。到后面,张巡杀其小妾,用为军粮。许远也亲杀家奴用以士卒充饥。至城破之日,所食 人达三万余。 对于张巡食人事件历来就很有争议,的王夫之就是持批判意见的,认为张巡更应该自杀殉城,而不应该以食人而死守。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张巡并非食人狂。史载,安禄山叛军所到之处,“洛阳四面数百里州县,皆为丘墟,汝、郑等州,比屋荡尽,人悉以纸为衣”。原本繁华的盛世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张巡聚众而起抗击叛军,不仅是忠效朝廷,更是为了民族大义。 在大罪和大义之间,张巡有选择吗? 张巡做的这道题太难,里面没有正确答案。 而中国的百姓是善良的,他们更愿意记住英雄式的张巡。 战争猜想: 雍、睢保卫战,一定要打得这么艰苦惨烈吗?安禄山一介胡将,就能将百年的大唐江山翻个底朝天吗?事实上,更多的是唐帝国本身的运转出了问题,从错杀高仙 芝、封常清,到强令哥舒翰出兵,因为内部政权的纷争,唐王朝错过了一个又一个快速平乱的机会,直至睢阳危急,附近的其他唐将依然拥兵不救。唐政府本身的内 耗和效率低下,才是造成了安史之乱长达八年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当初的大唐再多几个张巡挺身而出,安史之乱给唐王朝带来的危害也许会小很多。

张巡,唐蒲州河东人,他生于唐中宗景龙二年,卒于唐肃宗至德二载。

图片 1张巡 睢阳之战六忠烈指的是: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贾贲、姚訚六人。 张巡 张巡(708年—757年11月24日),字巡,蒲州河东人。(《新唐书》本传载为邓州南阳)。唐代中期名臣。唐玄宗开元末年,张巡中进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安史之乱时,起兵守雍丘,抵抗叛军。至德二载,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十三万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张巡与许远等数千人,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死守睢阳,前后交战四百馀次,斩敌将数百名,杀叛军十二万,有效阻遏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了江淮地区,保障了唐朝东南的安全。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后获赠扬州大都督、邓国公。 天宝年,调授清河县令,政绩考核为最高等,任期满后回京。因不愿阿附权贵,尽管他政绩突出也未能迁升高官。张巡到真源之前对华南金即有所耳闻,及他一上任即将华南金关押起来,然后依法惩杀。之后,赦其党羽,威恩并施,从此人人向善,莫敢违法。张巡为政简约,人民安居乐业。 唐宣宗大中二年,张巡绘像凌烟阁。至明清时,得以从祀历代帝王庙。 许远 许远(709年—757年),字令威,杭州新城(今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上)人,一说杭州盐官人。唐代名臣,唐高宗时右相许敬宗曾孙。历仕侍御史、睢阳太守,安禄山反,与张巡协力守城,外援不至,城陷被俘,不屈死。 唐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叛乱,唐玄宗召其为睢阳太守。至德二年正月,遭安庆绪部尹子琦合兵十余万围攻,他与真源令张巡以数千兵卒协力固守睢阳。坚持至十月,粮尽,罗雀掘鼠充饥。终因外援不至,城破被执,送至洛阳,在安庆绪兵败渡河北走时,遭杀害。 后诏赠荆州大都督,图像于凌烟阁,并救建双忠庙于睢阳,岁时致祭。家乡盐官县城中亦建双忠庙以奉祀。 南霁云 南霁云(712年―757年),魏州顿丘,唐朝玄宗、肃宗时期名将。出身农民家庭,因排行第八,人称“南八”,为人勇武过人。在“安史之乱”中,协助张巡镇守睢阳,屡建奇功。后睢阳陷落,南霁云宁死不降,慨然就义。 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求援。张、南引兵子宁陵向睢阳进发,攻破叛军防线与睢阳守军会合。后尹子奇披挂上阵,被南一箭射中左眼。为守住睢阳,安先向屯兵彭城的御使大夫许叔冀求援,但许无动于衷,南置骂而归。随率精骑三十突围至临淮向御史大夫贺兰进明求救。 是年十月,睢阳陷落,张巡、南霁云被虏。叛军尹子奇劝南投降,南禀禀正气,大声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可向不义者屈服,宁掉头颅垂青史,不留骂名在人间。”昂首挺胸英勇就义。 雷万春 唐代名将,忠良儒将,涿州人,祖籍地潘阳,本名雷震,官名万春,字鸣空,又字一元,自幼学习武术,天生智勇兼备,博通群书,骁勇善战,安史之乱时,从张巡守雍丘城陷后,与张巡同遭杀害。唐肃宗感其忠烈,钦封雷万春为荣禄都督大夫、忠烈将军。宋徽宗追封:忠勇侯。后人以供奉雷万春为“雷霆驱魔大将军”膜拜。台湾民间信仰则封号为“三田都千岁”、“雷府千岁”。 贾贲 雍丘县令令狐潮想投降叛军,率军击败北上抗击叛军的睢阳军队,并将所俘将士捆于庭院准备杀死。值此,令狐潮因故出城,被捆士兵乘机解开绳索,杀死看守,闭城拒纳令狐潮,同时召贾贲、张巡入城。贾贲、张巡入城后杀令狐潮妻子,据城自守。当时吴王李祗为灵昌太守,奉诏统率河南抗叛军队,他得知贾贲、张巡进占雍丘后,即授贾贲为监察御史。不久,令狐潮引叛军攻雍丘,贾贲率军出城抵御而战死。 姚訚 姚訚,唐将领。安史之乱时,随张巡守睢阳,坚守不屈。城陷后,与张巡、南霁云、雷万春等36人同时遇害。

张巡少年聪明好学,博览群书,为文不打草稿,落笔成章,长成后有才干,讲气节,乐善好施,扶危济贫。开元(713——741年)末,张巡中进士第三名,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天宝年间(742——755年),调授清河县令,政绩考核为最高等,任期满后回京等待调升。

唐玄宗晚期,因宠幸杨玉环而沉迷于宴乐中,而将国政委交宰相杨国忠,执掌朝政,权势显赫,这时留京待迁的官员纷纷走杨国忠的门路。友人劝张巡去拜见杨国忠,但被他拒绝了,因他不愿阿附权贵。也因此,尽管他政绩突出,却也未能迁升高官。不久,张巡调授真源县令。当地豪强地主与官府相勾结 ,鱼肉百姓,其中以官僚豪强华南金最为横暴,当地人称“南金口,明府手”。张巡到真源之前即有所闻,于是他一上任即将华南金与党羽关押起来,然后依法惩治。之后,张巡威恩并施,从此人人向善,安居乐业,莫敢违法。

唐玄宗天宝十四,安禄山以讨伐杨国忠为名,举兵叛乱,就是有名的“安史之乱”。当时谯郡太守杨万石,慑于叛军威势举郡迎降,逼迫张巡为其长史,迎接叛军,他接到委命后,率属部哭祭皇帝祖祠,誓师讨伐叛军。当时,单父县尉贾贲也起兵拒叛,击败了张通晤后,进兵至雍丘,与张巡会合。雍丘县令令狐潮原本投降叛军,并率军击败了抗叛乱的军队,将所俘的将土捆绑起来。但后来令狐潮因故出城,而被捆绑的士兵则乘机解开绳子,将城门关起来,拒绝令狐潮进入,同时召张巡与贾贲入城。令狐潮不罢甘休,攻打雍丘失败后,又引叛将李廷望率众攻城,但张巡沉着应战,终于将令狐潮被击退。张巡固守雍丘时,收不到朝廷的任何消息,且存粮已经不多,在得知令狐潮将从睢阳渠运米数百船经过雍丘城的消息之后,于是派兵夜间出战。叛军来不及防,纷纷逃命,张巡不仅缴获上千斛的米粮,并还追杀叛军无数。此后,令狐潮不罢甘休,又勾结叛将崔伯玉围攻雍丘。由于形势日益恶化,张巡迫于无奈,只得率众沿睢阳渠向南撤退,当时他只有马三百匹、兵三千人,退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及城父县令姚阎合在一起。

为了加强睢阳守卫,张巡派部将南霁云从城东门杀出搬请救兵。但拥兵临淮的贺兰进明,驻守彭城的许叔冀、尚衡等都观望不肯发兵。只有驻守真源的李贲援助战马百匹;宁陵守将援助兵三千,但这些士兵由南霁云率领杀开敌围进到睢阳城后,只剩下一千多人了。叛军得知张巡请援无望,又加紧攻城,但张巡、许远认为睢阳是江淮屏障,如果失守,叛军会大举南下,蹂躏江、淮。当时战争进行得非常残酷,史书上记载:张巡督战时“大呼辄齿裂血面,嚼齿皆碎”,及“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睢阳血战也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

安史之乱前后长达九年,在代宗广德元年西元年始告平定。由于张巡等人死守睢阳,不但阻断了叛军掠食东南富庶区之路,且使得朝廷在北方残破之余,仍然能依靠东南地区来维持经济的供需,其贡献不容小觑。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遵守岗位、舍生取义的张巡

关键词: 太阳集团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