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历史 2019-08-12 16: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太阳集团娱乐 > 世界历史 > 正文

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上)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上)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中)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的军事实力总体上远不如日本,尤其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不要说迫击炮、山炮,就连子弹都十分匮乏,武器弹药主要靠缴获日军、伪军和自己的兵工厂制造。

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装备 与使用情况

不过,正所谓盛极而衰,凡 尔登战役也是“75小姐”逐渐失宠 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挂着万能火 炮的名头,但作为一支“巨型步 枪”,伴随着步兵进攻的节奏,向 敌人不断喷射大量榴霰弹弹丸才是 这门炮的本份。可惜的是,在马恩 河会战后,英、法联军的反攻也在 德军在埃纳河仓促构筑的堑壕防线 前趋于停止。此后,双方都力图通过“奔向大海”迂回包围对手,结 果是双方都开始大挖堑壕阻击对 手。福尔金汉在9月份接替小毛奇 出任德军总参谋长。此人上任伊始 就命令把堑壕一直挖到北海边,防 备英军在弗兰德地区实施迂回。盟 军则朝着另一个方向,把堑壕挖到 了瑞土边界。比利时人把守北海段 防线,法国防守索姆河至瑞士边 界,中段由英军担纲主力。由此, 横贯西线战场的巨型堑壕体系成 了困扰交战各方4年的噩梦。由于 战局被纵横交错的堑壕、机枪和 铁丝网“僵住”,炮兵很难再有机 会推着火炮跟随步兵的刺刀冲锋陷 阵,“75小姐”能够发挥的作用也 就很有限了。事实上,在残酷现实 面前,交战各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学 会了自中世纪以来的所有堑壕战经 验,这使得中小口径火炮的战场价 值直线下降。

而正面战场上的国军由于派系林立,自然各个部队的武器数量、质量也参差不齐。但一般说法是,中央军装备好、数量多。前期清一色德械武器,是当时中国军队中最好的。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 这门炮已经存在了17个年头,但直 到这场战争爆发,性能上出其右者 的同类仍未出现。事实上,由于将 这门炮视为“镇军之宝”,当法国 人在1914年8月开始对德国人展开 “复仇之战”时,1897年型75毫米 速射野战炮(以下简称“法75”) 已经成为了法国炮兵的全部——除 了22个连的海岸炮兵外,1 000多 个4门制野战炮兵连的4 100门“法 75”便是法国炮兵的全部了,以至 于我们完全可以将这门炮视为法国 炮兵本身。而随着战争进程的不断 延伸,军方对“法75”野战炮的需 求量更是直线飙升,以至于皮托兵 工厂的那点产能很快变得杯水车 薪,国营的布尔日兵工厂、沙托鲁 兵工厂、圣艾蒂安兵工厂以及私营 的施耐德兵工厂先后加入了生产的 大合唱,在整个战争中,“法75” 的产量因此高达17 500门。与“法 75”装备和生产数量相对应的,自 然是天文数字般的弹药问题。不过 与火炮的生产不同,战争一开始, 大部分75毫米炮弹的生产就委托给 了私人企业——这其中包括汽车业 巨头雪铁龙,对于炮弹生产,他的 组织管理才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不仅使炮弹日产量创下5万枚的纪 录,而且由于组织得当,使妇女也 可参与工作,从而让更多的男人可 以抽身参战。

图片 1

那么,中央军武器装备能胜过日军吗?中国军队的军事实力与日军到底相差多大呢?

图片 2

随着德国人堑壕体系的不断 完善,“75小姐”只能勉强骚扰壕 沟中德军的好梦,在大多数情况 下,法军发动的强攻只能占领少量 前沿堑壕,而且精疲力尽的进攻者 很快就会被对手强大的预备队赶回 原地,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就这样 暂告一段落。而在炮兵对炮兵的炮 战中,“75小姐”更是境况悲惨。 与榴弹炮不同,“75小姐”采用产 生高初速的定装药也许能较好地达 到给定的射程,但是在实际应用时 弹道曲线的形状,特别是在近距离 上可能会过于平伸。换句话说,法 国的“75小姐”本质上是一种直射 的中口径加农炮,所以德军大口径 榴弹炮可以凭借较高的仰角,隐藏 在崚线后方依托地形掩护来射击。 德军榴弹炮发射的炮弹不再是喷洒 出钢珠与破片的榴霰弹,而是整颗 塞满炸药的薄壁榴弹,5毫米厚的 钢制炮盾抵御的再也不是弹片,而 是足以使炮兵七孔流血的剧烈“冲 击爆风”。事实上,只要德国人的 150毫米榴弹炮射击80~100发,就 可以完全歼灭一个法军“法75” 连,这种灾难已经不止一次发生。 这就意味着“75小姐”之所以仍能 在凡尔登战役中“挑起大梁”,实 际上不过是法军一时半会还无法获 得足够多的“重炮”而已,“失 宠”只是时间问题。

极度缺少重武器和炮弹的中国军队

不过,仅仅是大量的私人企 业参与还并不能满足前线的需求。 大战爆发的时候,法国陆军炮弹总 库存量还不到500万发,更夸张的 是,如果详细计算法军炮兵主力的 炮弹库存量,每一门炮可发射的弹 数甚至不到1 300发,相较于“法 75”的惊人射速,全法国的75毫米 炮弹可以在2小时内射光。法军只 有这一点点的炮弹库存量,是因为 战前推算每月最高消耗弹药数为10 万发,因此500万发炮弹足够让法 国打4年,但没想到仅仅在1914年 开战后的短短几个月,法军的月平 均耗弹量就达到了90万发。无奈之 下,在1915年3月,法国政府只得 与很多所谓的“承包商”签约,大 量的手工作坊也加入了“法75”的 炮弹生产。然而,在利益的驱使 下,有些奸商开始偷工减料,其结 果造成了弹药的品质严重下降,很 多前线的“法75”在射击时莫名其 妙发生了大量炸膛或是难以抽壳的 事故,以至影响到了火炮本身的声 誉和军队的士气。为了解决这个棘 手的问题,法国陆军派出此时已经 升任上校的德维尔来负责监督弹药 的生产品质。事实证明,德维尔上 校对此很有一手,在弄清造成弹药 质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后,德维尔上 校改进了生产流程,并将其整理为 一份半官方的说明文件下发给各个 承包商,这使75毫米弹药质量下滑 的势头总算被抑制住,“法75”又 成为一种倍受士兵信赖的可靠武器 了——“75小姐”的昵称开始响彻 世界。

其实早在1914年10月马恩河 会战尚未完全结束时,法国战争部 部长就第一次公开地承认他们需要 一种更具威力的武器来取代“法 75”。而“75小姐”之所以会在 “凡尔登战役”中被过分吹棒,其 原因不过是由于法国人在凡尔登的 土地上几乎流血至死,但是法兰西 民族精神却因此到达了一个全新的 境界——虽然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 价,虽然最后解救法国人的是英国 远征军在索姆河发动攻势,但是法 国上上下下还是认为他们是这场消 耗战最后的胜利者,表现活跃的 “75小姐”也因此受益。不过,在 随后越发令人乏味的堑壕战中, “法75”的射程和威力都偏小,地 位逐步被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 90、120乃至155毫米重炮所取代。 当然,失宠后的“75小姐”仍在战 场上保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凭借轻 巧灵活的战场机动性和超高射速, 作为“游动炮”在步兵进攻前以榴 霰弹破坏敌人的铁丝网;或是成为 一个浑身充满戾气的“怨妇”,用 芥子气、光气弹拨洒着“不人道” 的毁灭;要不就是被装在“拖拉机 底盘”上,成为“圣·沙蒙”这类 战场怪物的一部分,在引擎的轰鸣 和履带的隆隆作响声中,向敌人猛 烈开火;甚至还被架在特制的炮架 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将榴 霰弹射向空中……总之,第一次世 界大战中的“法75”,是以一种毁 誉掺半的姿态打满全场的,“前半 场志得意满,后半场风光不在,但 仍然保持了足够的活跃”。

早在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就开始扩充军备、整编部队。据统计,归中央管辖的兵工厂,库存有1000万发子弹、正在制造的有2000万发子弹、向国外订购的有3000万发,合计6000万发子弹,可供10个4团制的师一个月三分之二的用量,而各部队自身所存的弹药仅够一个半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兵工署统计,仅有子弹5亿发、长江北岸各地库存山野炮弹卜福式山炮弹12万枚、克式野战炮炮弹10万枚,合计21万枚,仅够20个师三个月的用量。

单就火炮的装备规模和弹药 消耗而言,贯穿整场战争始终“法 75”都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要客 观评价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实 际战场价值,却是一件困难异常的 事情,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视角, 做出了太多不同的解读。不过,我 们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马恩河会 战和凡尔登战役中,“法75”发挥 了决定性作用。1914年8月~9月的 马恩河会战,是“法75”第一次也 是最后一次按照战前已经被反复推 敲的战术被投入使用。“日子一天 天过去,对时间的消逝已经麻木, 进攻、防御、反击交替,尸体在堑 壕间如山丘般隆起。”这是描写第 一次世界大战的名著《西线无战 事》中的片段,它再现了吞噬无数 生命的堑壕战景象。然而,在大战 刚启的马恩河战役时,事情还不是 这个样子——最初的战斗仍是运动 战和进攻战,而“法75”正是为这 样的战斗而设计的。

图片 3

武器方面,国民政府虽然采购了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武器,但在重武器方面十分匮乏。比如号称精锐的德械师,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有清一色的德械装备。

图片 4

一战结束后,1897年型75毫 米速射野战炮已经“芳龄”21岁 了,按照军事装备的标准,早已迈 入暮年。但令人吃惊的是,“75小 姐”的“青春”却长得不可思议,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轻巧的结 构、适中的口径和超高的射速,带 来所谓的“万能性”。一战结束之 后,“法75”继续作为波兰军队炮 兵主力参加了惨烈的苏波战争。到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时“法75”仍是法国和波兰炮兵部 队的主要装备,其中大部分被作为 反坦克火炮使用。在两次世界大战 之间,法军仍然保有如此数量“法 75”是令人吃惊的,但这其中的原 因却非常复杂。事实上,从1921年 至1930年,法国困窘的财政状态的 确让法军无力采用新型火炮,但法 国军方也鼓动国会拒绝拨款给陆军 采购新型火炮,造成这种怪相最重 要的一个原因是,法军认为给法兰 西带来胜利的是他们的准则,而非 武器。根据上一次大战的经验教 训,法军高层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 下一次战争必胜的公式,虽然可能 效果比较“缓慢”,但保证会为法 兰西再次带来胜利。因为这样的因 素,法军高层在已经找到了“必杀 秘技”的情况下对发展新式武器的 兴趣就显得不那么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5
▲抗战初期的中国军队“德式师”

1914年9月4日,法军侦察机发 现克鲁格的部队从巴黎东北擦过, 由西向东移动,巴黎城防司令加利 埃尼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绕开 巴黎的德国人把自己的侧翼送给了 我们”,他决定尽快对德军暴露的 右翼展开侧击。加利埃尼将自己的 部署电告霞飞,并建议在德国第1 集团军必经的巴黎东郊马恩河进行 一次会战。9月5日,克鲁格的德国 第1集团军在向第2集团军靠拢的过 程中遭到法国第6集团军的阻击, 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就在德国第 1集团军和法国第6集团军打得难解 难分之际,法国第5集团军和英国 远征军的6个师突然于9月6日凌晨 在马恩河北岸发起全线反攻,几万 名法国士兵推着上千门“法75”向 德国人扑来。法军要求其速射炮必 需能够在发现敌人的瞬间——无 论对手是一群步兵还是一个炮阵 地——以最高射速发射3发炮弹去 “窒息”敌人。法军相信这样猛烈 而快速的射击,可以软化任何敌人 的抵抗意志,从而使接续蜂拥而来 的法国步兵可以轻松占领阵地,击 溃敌人。也许这种战术在后来饱受 质疑,但至少在马恩河会战中却实 实在在地收到了效果,后来成为法 国陆军总司令的罗贝尔·尼韦尔将 军也因此一战成名。

责任编辑:

抗战全面爆发前,装备少量德式武器的20个调整师,比如第36师、第87师、第88师,全师步枪采用中正式步枪,机枪是自己仿造的捷克式、马克沁重机枪(仿造的叫“二十四式”)。团、营级采用的迫击炮则是仿造法国布朗德的81毫米迫击炮,也就是二十式82毫米迫击炮,其中有极个别团有哈衣哈75毫米步兵炮。

图片 6

师直属炮兵第87师、第88师采用日造大正六年式75毫米山炮(41式),每个营12门,第36师采用38式野战炮和六年式山炮。战车防御炮只有第87师、第88师各分到1个连6门,第36师则没有。

尼韦尔出生于一个具有长期军 事传统的家庭,他进过索米尔的骑 兵学校,后来又改学炮兵,成绩优 良。大战开始时,尼韦尔的军阶是 中校,在马恩之战期间,他的炮兵 背景得到了用武之地——他命令他 那些极为训练有素的炮兵推着“法 75”与步兵一起穿过被破坏的防线 向前推进,向德军的部队进行近距 离射击……结果在如注的弹雨中, 德国第1、2集团军先后崩溃,德军 战前制定的速胜计划被粉碎,法国 人则保住了巴黎,避免了军事上的 全面崩溃,重新组织起一条新的防 线,使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线战场 形成胶着态势。而到了1916年的凡 尔登战役,虽然战局早已由最初的 运动战转向泥泞血腥的堑壕战,但 “75小姐”作为一种万能火炮,中 流砥柱的作用却仍然无庸置疑—— 从1916年2月21日到9月30日,超过 250个炮兵连的1 000多门“法75” 不分昼夜地以任何方式向德国人倾 泻着怒火,整整1 600万发炮弹被打 了出去,也正是这场战役将“75小 姐”的声望推到了顶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目前笔者能用档案查到有部分德械的野战部队只有教导总队,该部队第1、3、5团每个团有一个平射炮连(47毫米平射炮4/6门),一个步兵炮连(德制75毫米步兵炮4/6门),并有4门德制37毫米高射炮,直属炮兵营是德国克虏伯军火工业的子公司,瑞典卜福斯厂制造生产的卜福斯M1930型75毫米山炮,共计12门。

责任编辑:

当然国军也装备过如德制三二倍十五榴(sFH18)这种高大上的武器,这种榴弹炮在30年代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重型火炮,国军采购得还是高倍径的限量的订制版。奈何中国工业基础薄弱,零部件和炮弹都无法自产,更别提仿制了,这让这些武器的效用打了折扣。

图片 7

▲好炮难为难为无米之炊

但这种装备与日军相较还是差距巨大,炮弹远远不如日军充足,同时极度缺乏重炮。据保存在台湾的一份军械司的火炮统计表记载,当时中央直属炮兵旅、团共有如下火炮:

图片 8

其中克式山炮型号十分陈旧,最远射程只有4300米,远不如日军的41式山炮和94式山炮。38式75毫米野战炮是战前从日本军火商处购买而来,但此时的日军常设师团、3个单位制师团都使用改造38式野战炮,射程远远大于38式。

图片 9

▲中国军队购买的卜福斯M1930型75毫米山炮

实力雄厚的日军

相比之下,日军每个师团都有一个野战炮兵联队,其中常设师团炮兵联队是36门75毫米野战炮和12门105毫米榴弹炮,特设师团是36门75毫米野战炮/山炮,3单位师团是24门75毫米野战炮和12门105毫米榴弹炮。其中由中国驻屯军改编的第27师团,山炮兵第27联队第2大队管辖新式6/8门96式150毫米榴弹炮,并参加过华北作战、武汉会战等战役。

而日军在华的军直属炮兵(不含关东军)截止到1937年12月底,光野战重炮兵联队就有11个、独立野战重炮兵联队2个、独立攻城重炮兵大队2个。

图片 10

中国军队算上炮兵第8团、第17团和其余地方部队的150毫米榴弹炮,加上炮兵第10团的德制150毫米榴弹炮,共计69门,数量上远远不如日军。而在炮弹数量方面,日军更是远远多于中国军队。

图片 11
▲上海战场日军4连式150毫米榴弹炮阵地

中国炮兵第10团每门大炮只有不到200枚炮弹,打完就没有了,需要进口补充。而日军第10军登陆杭州作战时,直属的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48门150毫米榴弹炮就有2万枚炮弹。加上日军还有射程15公里的105毫米加农炮和射程18公里的150毫米加农炮,并有绝对的制空权。

同时国军重炮少,十分宝贵,对日军炮击基本属于打游击,无法有效压制日军火力,就是把炮团拆开来,每个集团军、军都临时配属一个连或一个排对日军进行炮击,而且每进攻一轮就要换一个炮兵阵地,防止日军炮兵反击和航空兵轰炸。

而日军重炮种类多、数量多,而且炮弹充足,在观测器材、水平上都高于中国军队,更有绝对的空中优势。日军每次重点进攻一个地方,都会加强炮兵力量,例如淞沪会战大场镇战役、台儿庄战役、南昌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桂林保卫战等。

无法抗衡的火力优势

1938年,中国虽然得到苏联几批军火援助(包括160门76.2毫米野战炮、80门115毫米榴弹炮),但随着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的作战消耗,这批军火尤其是山野炮消耗惊人,炮弹更是所剩不多。

到了1939年,在炮兵力量的对抗上,中国军队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很多军、师已经没有山炮或者野战炮,都是清一色的82毫米迫击炮。而有山炮的军、师数量也不多,炮弹更是极度缺乏。

例如南昌会战,日军为了突破中国军队在修水沿线的第19集团军,特意加强了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的炮兵力量。

图片 12

算上第101师团、第106师团自身的野战炮兵联队,日军进攻修水沿线的共有194门/198门75毫米口径以上大炮,并装备了整整10个基数的炮弹(山野炮每门火炮1个基数300枚、榴弹炮100枚、加农炮70枚)。

而防守修水沿岸的国军第19集团军共计13个步兵师10万多人,共有迫击炮227门、平射炮13门、75毫米山野炮21门。由此可见,日军拥有75毫米口径以上大炮194门,而国军只有21门,并且没有105毫米重炮,这足以反映中国军队与日军火力上的绝对差距。

到了1940年,中国军队7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越来越少,同时炮弹的存量已经见底。比如1941年的上高会战、1943年的鄂西会战。

按照中国台湾史政编译局编著的《抗日战史》(101卷)的记载,在这两场会战中,中国军队75毫米以上山野榴弹炮的炮弹消耗加起来才一千多枚。这与日军每个师团两三天就能消耗千枚75毫米以上口径山野榴炮弹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片 13
▲日军89式150毫米重型加农炮

湘西会战中国军队仅有10来门美式山炮

到了1945年4月的湘西会战,按理说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已经收复滇西失地,打通了滇缅公路、中印公路,应该有大批美式装备源源不断地运送过来,更何况参加湘西会战的几个军更是蒋介石嫡系军中的嫡系。

但由于之前美式山野榴炮运到国内的比较少,而且绝大部分都在反攻滇西的部队里,因此湘西会战的第4方面军只有为数不多的美械武器。

整个第4方面军只有第73军消耗了美式75毫米山榴炮,而炮弹数量相较之前的会战,确实有所上升。号称抗战铁军的第74军仅消耗了苏76.2毫米山炮弹,1个月仅仅打了1471枚,和日军比确实少之又少,但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已经很多了。另两支嫡系部队第18军、第100军几乎没有山野榴炮,可见到了1945年时,中国军队火力上仍处于劣势。

从1937年、1939年、1941年、1945年这几个时间段来看,国军火力上除了反攻滇西和驻印军反攻缅北外,其余战场上的军队从没有超越日军,一直属于绝对劣势。尤其到了1945年,第18军、第74军这样的国军王牌部队,火力上仍然十分薄弱。

可见抗日战争,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中国军队都打得十分艰苦。尤其是正面战场的那些被误认为火力比日军强的军、师,其火力也远远不如日军。

-本文授权转载自冷热军事史-

-作者简介-

作者:冷热军事史 ID:militaryhistory 简介:金戈铁马、炮声隆隆,权力角逐、文明兴衰。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上)

关键词: 太阳集团娱乐